张勇先,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八十年代初留学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。九十年代初回 国,调入中国人民大学任教。目前开设的本科生、研究生课程包括“口译”和“英语发展 史”。曾应邀在《央视访谈》讨论“清剿英文错别字”、为北京大学开设“澳大利亚社会与文化”通选课。目前从事“跨文化研究”并承担精品课程“英语成语与英语国家文化”项目。现任中国对外友协大洋洲友好协会理事会理事,教育部中澳高等教育专家咨询组成员。专著及教材包括《简明经济学英语》和《英语成语与英语文化》。英文论文包括《 <黑暗的中心> 与<回忆巴比伦>的对比分析》和《谁害怕全球化》(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永久收藏)。
日本人到中国人开的小商店买榔头(锤子),日本人说要“哈
码”,这可难倒商店老板了,大冷天到哪儿去找“蛤蟆”呢?
地名可以体现丰富的文化内涵,也可以向我们讲述社会的变迁。探讨地名的来源和变化有助于研究一个民族的历史。地名的历史渊源可以告诉我们许多知识。作为一种文化遗产,地名很值得研究。澳大利亚的地名很有特色,既有欧洲殖民者的印迹,也有原住民的印迹。
他说话的速度明显放慢:Du— Du—De—Lei。幸好旁边有人作了翻译,原来是223(two two three)。
澳大利亚的地名很有特色,既有欧洲殖民者的印迹,也有原住民的印迹。
在诺曼法国人统治英国期间,大约有1万个法语单词进入英语词汇,其中的75%仍在现代英语中使用。
仔细分析英语经济学词汇的变化,我们可以大体了解英国各个阶段经济发展的历程。
 
英语中的“鄂尔多斯”
在蒙古语中,“鄂尔多”是宫帐的意思,“斯”表示复数,所以“鄂尔多斯”即众多宫帐的意思。